首页.走进首博.文博快讯
古埃及木乃伊等229件展品,
11月来到台北故宫博物院

来源:澎湃新闻

        古埃及,充满神祕色彩的古文明国度。木乃伊,更是数千年来大家从未停止关注的议题。从台北故宫博物院获悉,即将于11月中旬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揭幕的“大英博物馆藏埃及木乃伊:探索古代生活”特展,将完整呈现远古时期的6具木乃伊、棺椁、陪葬品及石碑等共229件展品。

       展览分为“古埃及木乃伊:探索古代生活”、“来自底比斯的已婚妇女奈丝塔沃婕”、“阿蒙神吟诵者塔穆特”、“来自艾赫米姆的祭司厄索鲁”、“来自底比斯的神庙歌者”、“来自哈瓦拉的幼童”、“罗马时期的埃及年轻人”七个展区,借由电脑断层扫描技术(CT)透视公元前900年至公元180年的6具木乃伊,探讨古埃及人的饮食习惯、生活文化、宗教信仰、健康状况等问题。


神庙歌者木乃伊于伦敦皇家布朗普顿医院进行CT扫描

       这一展览得益于过去十年间,大英博物馆对其馆藏木乃伊藏品采用最新科学研究方法所取得的成果,这些非侵入式的技术让我们更深入了解尼罗河畔这片古老土地上的生活面貌。

       奈丝塔沃婕特与其三副棺椁于1880年抵达大英博物馆之前,我们对她了解不多。每一副棺椁都以象形文字铭刻了奈丝塔沃婕特的名字,奈丝塔沃婕特一名亦有其意义:“属于’华狄特’之眼的人”。’华狄特’之眼又称荷鲁斯之眼,’华狄特’则象征守护与疗愈。她的头衔“家庭女主人”指出奈丝塔沃婕特为已婚女性。棺椁的风格与品质说明她来自古埃及主要宗教信仰中心底比斯(今名卢克索)。她出身富裕家庭,奈丝塔沃婕特的遗体经小心保存,是人造木乃伊的绝佳范例。


卡诺卜坛容器 用于保存木乃伊的器官

       “阿蒙神吟诵者塔穆特”

       塔穆特木乃伊容器上的铭刻文字指出她是孔苏莫斯的女儿,孔苏莫斯是阿蒙神–诸神之王–的祭司。塔穆特出身上层家族,与父亲都曾参与凯尔奈克神庙的祭典。凯尔奈克神庙是底比斯(今名卢克索)一带最重要的宗教祭拜建筑群。

       电脑断层扫描显示,在外层包覆物底下的遗体上摆放了许多护身符与其他宗教装饰。这些物件被认为具有法力,可以保护逝者,亦可助她获得永生。清晰的扫描影像让我们可从形状辨识大部分的护身符,扫描数据也可让我们了解它们的材质。

4件“华狄特”之眼护身符

       “华狄特”之眼,或称荷鲁斯之眼,是最受欢迎的古埃及护身符之一。根据一个重要的神话故事,荷鲁斯神的右眼在一场战争中受创,但后来神奇地复原了。“华狄特”之眼后来成为完整的象征,代表完全无缺的状态,被认为可以保护配戴者,使其不受伤害。眼睛下方的线条代表猎鹰眼睛周遭的纹路,猎鹰则是荷鲁斯的象征。

       “来自艾赫米姆的祭司厄索鲁”

       厄索鲁住在底比斯(今名卢克索)北方约200公里处的艾赫米姆。华丽棺木上的铭刻文字告诉了我们他的名字与身分——与他的许多亲戚一样,厄索鲁也是一位祭司。他为了服侍好几位神祇,可能将时间分配予不同的神庙。防腐师小心地将厄索鲁的身体制成木乃伊,并在他的遗体上放置了几件护身符,例如手背上的“华狄特”之眼,以保护他,确保在来世获得重生。涂金面具在这个时期是不寻常的特征,让厄索鲁有了一张完美永恒的脸——黄金被视为象征神祇的肌肤。

       多数祭司轮班工作,这个制度称为“斐勒”,通常以四个月为一期,每期在神庙供职一个月,其他时间则履行神庙以外的职责,或是到另外一所圣殿工作,因为一个人可以同时身兼多处祭司。厄索鲁在世的时代,多数祭司职位都是世袭,而他的许多家族成员担任敬奉敏神的祭司。


豺,公元前700至550年

       祭司们常以手持香炉的形象出现,香炉是丧葬与神殿仪式不可或缺的器物。香的成分包含任何燃烧后发出好闻气味的物质,例如树脂、花、叶与根。香称为“瑟奈特哲”(“使神圣化”之意),能够淨化空气,确保神祇永远都被愉悦的香气所围绕。

       “来自底比斯的神庙歌者”

       虽然我们不知道她的名字,这位女士木乃伊容器上的铭文指出她是一位女祭司——是一位阿蒙神庙内殿歌者。她住在底比斯地区,在世的年代约为西元前800年,可能供职于凯尔奈克神庙。电脑断层扫描显示,她过世时的年龄约在35岁至49岁之间,生前也罹患各种齿牙疾病。

       通常女祭司与神庙歌者在丧葬仪式上都以年轻,配戴精致珠宝的形象出现。我们在这位女士的腹腔中发现了数件护身符,而且身体表面散置了数不清的小金属–可能是黄金–珠子。从她蓄的短发看来,这位女祭司在特殊的场合可能会穿戴假发,并搭配奢华的珠宝首饰。

宽项链

       音乐是古埃及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许多不同类型的古代乐器留存迄今,包括在宗教或世俗庆典中演奏的打击乐器、管乐器及弦乐器。埃及神殿内,乐器演奏颇为寻常;由男性祭司主持的仪式,也有歌者配合吟唱圣歌。“内殿歌者”通常出身上层阶级家族,应该位列阿蒙神女性大祭司的随侍班底,能够进入神殿中最神圣的区域。这位女祭司可能也弹奏竖琴或鲁特琴,作为演唱的伴奏。

       “来自哈瓦拉的幼童”

       在古埃及,被制成木乃伊的孩童似乎并不多。不过,到了罗马时期,制作孩童木乃伊的习俗似乎开始盛行。

       电脑断层扫描证实,这位男童过世时的年龄约为两岁。这具木乃伊原本被认为是女孩,最近的电脑断层扫描证实,它其实是男童的遗体。他的木乃伊容器面具涂金,且装饰精美,显见他出身上层家庭。这具幼童木乃伊由不同部分的容器包覆。他的头部覆盖著精致涂金面具,使他与诸神连结;手中则握著一束雅致的玫瑰与桃金娘。

       古埃及人的家庭生活是古埃及人的生活中心,也常出现在艺术作品中。逝者出现时,通常为家人环绕。古埃及人的理想核心家庭由一位父亲、一位母亲与一位子女组成,也反映在神祇的世界。神祇常三位一起出现,例如俄赛里斯、伊希丝及他们的儿子荷鲁斯。

       “罗马时期的埃及年轻人”

       当罗马统治者于西元前30年占领埃及时,制作木乃伊的习俗并未中断。不过,在这段期间,制作木乃伊的技术与风格发生了演变。一项主要的创新是“木乃伊肖像”绘以逝者形象的木板的出现。这具年轻人木乃伊,便是最早带著这类肖像运达欧洲的木乃伊实例之一。肖像中的年轻人有著深色卷发、浓眉与大眼。他并未蓄髯,显示他年纪尚轻。电脑断层扫描确认他过世时约在17至20岁之间,也显示他体重过重,与画中削瘦的面容恰恰相反。

       虽然木乃伊制作的习俗得获保存,许多与木乃伊有关的作法却大幅改变,其结果是融合了埃及、希腊、罗马的丧葬习俗。在罗马时期,防腐师先将防腐处理完毕的遗体置于一片木板上后,再包覆成木乃伊。这种木板不仅可保持遗体的完整,也是丧葬文字与图绘的理想画布。而罗马时期,木乃伊的外观获得高度重视。珠宝、玻璃容器等日常用品取代了护身符陪葬品,而新的陪葬品——如木乃伊肖像——也开始出现。

 

 

 

(信息收集、编辑:杨璠)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