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展览信息.展览回放
 
重生:巴洛克时期的西里西亚——波兰弗罗茨瓦夫国立博物馆馆藏精品展
展览时间:2018年12月18日-2019年3月24日
开馆时间:09:00~17:00(16:00停止入馆,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首都博物馆地下一层A厅
展览类型:免费
重生:巴洛克时期的西里西亚——波兰弗罗茨瓦夫国立博物馆馆藏精品展

-前        言

        西里西亚,是历史上中欧的一个地域。今天这一区域的大部分位于波兰西南部,很小一部分在现今捷克共和国和德国境内。历史上中欧地区政权林立,战争频繁,地缘政治十分复杂。西里西亚地区自然资源丰富,使之成为地区强权争夺之地,导致了其边界变化、政权更迭不断。从公元9世纪到18世纪,西里西亚先后为大摩拉维亚、波西米亚、波兰王国、神圣罗马帝国以及普鲁士等政权所统辖,并由此带来了多民族的交流和文化艺术的融合。
        巴洛克时期,是西里西亚重新焕发生机的历史阶段。当17世纪最残酷“三十年战争”结束后,西里西亚迎来了一次“重生”:社会的稳定、经济的复苏、宗教的变革带来了艺术上的繁荣;而艺术的繁荣,也促进这一地区的稳定与发展。这个展览将带领我们走进这段历史,走进艺术家的内心,走进人们的生活。

第一单元    精英阶层的重构

        由于历史上西里西亚地区政权更迭频繁,形成了复杂的精英阶层。在17世纪,世俗权力与宗教势力中的新旧贵族,以及刚刚崛起的新兴市民阶层等各种力量在该地区角逐。
        从10世纪西里西亚被并入统一的波兰王国起,皮亚斯特家族就统治这一地区。即使在被划入波西米亚王国和神圣罗马帝国版图之后,在很大程度上,皮亚斯特公爵们依然保留了很多特权,直接管辖着西里西亚。在随之而来的三十年战争(1618-1648年)期间及战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逐步加强了对这里的直接统治,皇帝的代理人及其派遣的司库等政府人员间接代替皇帝行使权力,执行皇帝推行的政策,因此他们也是一方重要的势力。精英阶层中还有一类是新教贵族,他们大多来自德意志地区。早在波兰王国封建割据时期(约12-14世纪),就有很多移民不断从那里迁居西里西亚。
        16世纪,随着宗教改革的发展,西里西亚地区改宗新教的比例越来越高,愈多德意志新教贵族来到西里西亚。此外,天主教神职人员也在精英中占有重要地位,除了已经扎根西里西亚的西多会修道院势力外,三十年战争后,罗马教廷派往各地的耶稣会神职人员也成为精英阶层中重要组成部分。最后一股新崛起的势力是新兴的市民阶层,他们虽然在皇权专制统治下很难提高社会地位,但他们在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中通过创造和积累财富,同样赢得了左右政局的力量。本单元所展出的作品,是这一时期贵族与精英阶层生活的写照。

 

伯纳德•罗萨肖像
米夏埃尔•威尔曼 (1630-1706年)
约1684年,西里西亚
布面油画
57×47×5.5厘米
        伯纳德•罗萨(1624-1696),是西多会的克热舒夫修道院院长,画家威尔曼的代理人之一。画中略显潦草的笔触透露出这幅画是为创作另一幅肖像画而画的草稿。尽管如此,威尔曼仍将此画保存在他的工作室中作为参照,以便在其他作品中创作罗萨的形象。这幅肖像对人物进行了深刻的心理分析,描绘了一位精力充沛、博学多才、新一代西里西亚天主教会修道院院长的形象。有趣的是,这幅画像的画布是从另一幅戴珍珠的女人画像上裁剪下来的,画家用它再次创作了这幅肖像。

     
 

沃尔夫冈•沙施密特肖像
佚名画家
1678年,弗罗茨瓦夫,西里西亚
布面木板油画
86.5×65×9厘米
        沃尔夫冈•沙施密特是弗罗茨瓦夫一位富裕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律师和发明家。他与妻子一起继承了弗罗茨瓦夫市劳伦提乌斯•舒尔茨的一座16世纪庄园的一部分,这座庄园以其种植的众多奇花异草、收藏的艺术品和奇珍异宝而闻名。沙施密特在庄园里安装了各种会忽然喷水的装置,一博参观者一笑。这些奇思妙想引得人们争相拜访,表明了巴洛克时代人们的猎奇心态。
        更有趣的是这幅画作背后附有一个时钟装置,人物的眼珠可以左右移动,好像他的目光可以追随着观者一样。这个有趣的想法极具巴洛克特色,有可能是沙施密特自己的设计。旁边的视频演示了眼珠动起来的样子。

     
 

汉斯•恩斯特•瓦恩斯多夫和安娜•索菲•瓦恩斯多夫肖像
佚名画家
1654年,西里西亚
布面油画
202×94×8.5厘米
        这两件巨幅肖像描绘了巴洛克时期西里西亚贵族汉斯•恩斯特和他的妻子安娜•索菲。作为身份的象征,瓦恩斯多夫夫妇二人的服饰反映了17世纪中期欧洲的宫廷风尚。尽管画作中人物姿态略显僵硬,但是画作中反映的内容仍然很精确,具有独特的魅力。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两幅肖像具有很重要的作用。这对夫妇衣服的颜色和纹理十分协调,用来强调婚姻的和谐美满。其中,汉斯•恩斯特华贵时尚的奶白色金色锦缎上衣点缀着钻石纽扣,夸张的灯笼袖配上黑色缎带和金色首饰,手中拿着装饰有钻石花卉和红绿色长羽毛的宽沿黑色帽子,莱茵格雷夫型朱红色马裤镶有银色花边。他还穿着带马刺的靴子佩戴着长剑,表明了他骑兵尉官的身份。他的妻子以一种高贵的方式凸显出她高腰厚褶的裙子。她身着昂贵的奶白色和金色锦缎长礼服,搭配红色蝴蝶结图案和白色蕾丝领,配套的小巧手套、珍珠和玛瑙珠宝首饰与礼服相得益彰。精致的手套是地位的证明,即使不戴上也要显示出来。她的发型前部竖直,两耳处对称,后部则梳成发髻,另外,亮出前额带有卷发的发型在当时十分流行。她左手中的柠檬象征着生命和忠诚的爱情。这两幅画左上角和右上角分别有一首短诗是关于贵族夫妇的。汉斯•恩斯特的那首写他虔诚而谦卑,与他传说中的暴躁脾气似乎并不相符。他妻子的那首诗描述着一种向往正直生活和远离邪恶的承诺。

      分享到:
更多